企业不动产管理,联想集团的集中灵活办公

联想集团中国区行政总监孙实建,从联想的人力资源领域进入管理层面,至今已在联想工作了十余年。如今,孙实建负责联想中国所有办公室和园区的35处设施(除北京总部园区)全方位的设施管理。他带领团队在客户体验、大项目支持、创新服务、服务商和办公整合维度等方面开展工作。

在SOHO、卫星办公室及无固定工位办公等更为多元、分散的灵活办公方式出现的今天,联想集团仍然采用集中办公的方式——将上千的员工集中在同一座大楼当中。“2015全球企业房地资产管理(中国)高峰论坛”期间,通过详述近年来联想在办公方式上做出的探索和改进,孙实建向《现代物业》提供了一个成熟有效的西方式企业办公模式的样本。他认为,在办公方式的选择以及对办公设施的管理上,不同的企业会有不同的需求。对于联想来说,集中办公不仅有利于不同业务部门之间的交流,而且可以发挥企业房地资产的规模效应。同时,营造一种开放、自由、灵活的办公环境,又能够有效地满足企业员工的现实需求,提高空间利用率,促进员工之间的沟通交流,提升工作效率,也为企业进一步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保证。

《现代物业》:我们在过往的报道里看到一则很有历史意义的报道,文章中写道:“中国最大的IT产品分销商——联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LTL)总经理室成员站在新落成的希格玛大厦大门前迎接员工的到来。这一天是LTL所有员工最激动的一天,LTL三大事业部——OA事业部、信息产品事业部、网络事业部和职能部门从各自不同的办设施管理网点搬入希格玛大厦,实现了员工们盼望已久的集中办公。”

孙实建:是的,这已经有很多年了。

《现代物业》: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您认为现在各个事业部集中办公的方式是否是员工所期盼的?现在联想集团在规划办公场地时,如何考虑事业部的安放?

孙实建:现在,我们主要分成几个大的事业部和几个销售单元,例如有PC的,有做服务器、手机的。从这些年的实际情况来看,大家是愿意集中办公的,因为这样能够集中资源,整合资源。在集中办公时,我们会有统一的形象,会制订一个统一标准的服务,这样一来,大家都能够享受到高品质的服务。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上海,如果每一个BU——就是平常所说的业务部、事业部,也可以叫BG,Business Group,自己租一个房子,可能要3,000元至5,000元,而且他需要三套班子来支持,前台、会服这些肯定是要独立的。其次,毕竟他的租赁量小,很难获取到各方面的支持,例如更好的租赁价格、更好的服务商资源等。但是,如果我们把它整合在一起,例如把四个五千整合成两万,这样就可以在配置上做节约化使用了。前台、接待区都可以整合,空间也可以整合。原来都是要各自做一个,现在只要一个共用的就行了。现在,甚至有一些实验室也可以共享了,从成本上来讲,是极大的节约。如果你用5,000元去跟别人租一个办公室,可能别人开价是5元钱一天;但如果我们开价两万元去谈,就可以争取到更好的条件,比如说4元或者4.5元一天。这样,我们也有机会争取其他更好的服务,比如未来更多整合空间的机会、预留权利等。

在中国,我们提出的概念是“中国平台”。从BU的角度考虑,联想有很多的BU,但是在上海就只有一个上海平台,大家都在这个平台上办公。从员工的角度考虑,员工也希望能了解联想内部更多的同事,有更多的机会交流。因为在很多销售工作中,一个客户可能既是PC的客户,也是服务器的客户,同时也是手机的客户。在这方面可以进行整合。而且,我们也希望不同BU的员工在交流之中,可以产生新的思想碰撞和新的思维体验,可以有更多机会拓展职业空间。这不仅让大家享受到更好的服务,也增强了员工的自豪感。毕竟,不同的BU集中到一起工作在“联想大厦”的感觉,和租一个五千平方米的“联想手机”或“联想电脑”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

所以我认为,集中办公的方式,至少是BU和员工们非常乐意接受的。至于是否完全符合员工的期盼,这就不好说了,因为不同的业务有不同的发展阶段。比如说手机,在刚刚收购过来的时候,在各地的业务主要是以销售为主,要求的是小、快、灵。因此,它不一定非要到集中办公这里来。如果上海的经销商或者成都的电信运营商各自在一个地方,可是离联想的园区太远了,那么我们可能会考虑在那边建一个办事处,贴近客户,这是完全可以的。但是一旦业务做大,大家一定是要上平台的。因此,在BU办公的方式上,最关键的问题,还是要了解BU的需求在哪里,了解它的业务模式以及业务内部的沟通和交流方式。在这个基础上,把它转化成具体的需求。


 

(责任编辑:admin)


本文为《现代物业》、 设施管理网(cnfm2001.com)联合版权所有,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xdwyxmt@126.com。

© 2017设施管理网  |  滇ICP备19007344号  

返回顶部